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志明书法工作室

虚心竹有低头叶,傲骨梅无仰面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硬笔长卷《宗泽.乞毋割地与金人疏》  

2016-01-17 21:24:33|  分类: 硬笔长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硬笔长卷《宗泽.乞毋割地与金人疏》 - 虚梅 - 刘志明的博客

 

臣闻天下者,我太祖、太宗肇造一统之天下也;奕世圣人继继承承、增光共贯之天下也。陛下为天眷佑,为民推戴,人绍大统,固当兢兢业业,思传之亿万世;奈何遽议割河之东,又议割河之西,又议割陕之蒲、解乎?此三路者,太祖太宗基命定命之地也;奈何轻听奸邪附敌张皇者之言,而遂自分裂乎?

臣窃谓渊圣皇帝有天下之大,四海九洲之富,兆民万姓之众,自金贼再犯,未尝命一将,出一师,厉一兵,秣一马,曰征曰战;但闻奸邪之臣朝进一言以告和,暮入一说以乞盟,惟辞之卑,惟礼之厚,惟敌言是听,惟敌求是应。因循逾时,终至二圣播迁,后妃亲王流离北去。臣每念是祸,正宜天下臣子弗与贼虏俱生之日也。

臣意陛下即位,必赫然震怒,旋乾转坤,大明黜涉,以赏善罚恶,以进贤退不肖,以再造我王室,以中兴我大宋基业。今四十日矣,未闻有所号令,作新斯民;但见刑部指挥,有不得誉播赦文于河东、河西、陕之蒲、解。兹非新人耳目也,是欲蹈西晋东迁既覆之辙耳,是欲裂王者大一统之绪为偏霸耳。为是说者,不忠不孝之甚也。既自不忠不孝,又坏天下忠义之心,褫天下忠义之气,俾河之东、西,陕之蒲、解,皆无路为忠为义,是贼其民者也。

臣虽驽怯,当躬冒矢石,为诸将先,得捐躯报国恩足矣。臣衰老,不胜感愤激切之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译文:臣下我听说宋朝天下,是我们太祖、太宗始创的大一统的天下,是后来历代圣明的君主前后相继、一脉相承、帝业不断发扬光大的天下。陛下您受到上天的眷顾保佑,被老百姓推举拥戴,入朝继承帝位,本来应当兢兢业业,考虑传天下于子孙万代,为什么仓猝地计议向金人割让河北东路,又计议割让河北西路,又计议割让陕西路的蒲、解二州呢?这三路,是太祖太宗始受天命奠定国命的地方,为什么轻易听信媚外投敌的奸邪小人夸大敌人力量的不实之言,就这样自己把土地割让给敌人呢?
        臣下我私自认为渊圣皇帝拥有天下广大的疆域,九州四海丰足的财富,千家万姓亿万的民众。但自从金贼两次侵犯,您未曾命令过一位将帅、派出过一支军队、磨砺过一件兵器、喂饱过一匹战马,宣布说出征,宣布说迎战;只听到奸邪之臣早晨进献一言主张拱手求和,傍晚呈上一说建议乞请订约,只想到说卑屈的话,只想到送丰厚的礼,一味地听从敌人之言,一味地答应敌人的索求。软弱敷衍,错过了时机,终于导致徽、钦二帝迁徙异国,后妃亲王流离北方。臣下我每次想到这场灾祸,就觉得这一天正应是普天下的人臣人子不与金贼共生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 臣下我料想陛下您继承皇位以后,一定会赫然震怒,扭转乾坤,大力彰明贬退升迁之道,奖赏好的,惩罚坏的,选用贤能之人,斥退不肖之徒,再造我大宋王室,复兴我大宋基业.然而,到今天已经四十天了,没有听到您发布命令,革新政治,振奋百姓,只见到刑部的命令里,有这样的内容:不能誊写传播大赦布告给河北东路、河北西路以及陕西路的蒲、解二州。这并不是使入耳目一新的发奋图强之举,而是重蹈西晋王朝东迁江南的覆辙,是想割裂大一统的帝王之业,以求得苟且偏安。提出这种主张的人,太不忠不孝了!既自己不忠不孝,又败坏天下忠义之心,剥夺天下人忠义之气,使河北东路、河北西路以及陕西路的蒲、解二州的忠臣义士都没有尽忠报国、仗义驱敌之路,这是残害那里老百姓的做法啊!
        臣下我虽然胆小无能,但定当亲自冒着箭石,走在众将的前头,倘能献出生命报答国家的大恩也就心满意足了!臣下我衰老了,禁不住感慨愤激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 作者:宗泽(1060年1月20日—1128年7月29日),字汝霖,汉族,浙东乌伤(今浙江义乌)人,宋朝名将。刚直豪爽,沉毅知兵。进士出身,历任县、州文官,颇有政绩。宗泽在任东京留守期间,曾20多次上书高宗赵构,力主还都东京,并制定了收复中原的方略,均未被采纳。他因壮志难酬,忧愤成疾,七月,临终三呼“过河”而卒。死后追赠观文殿学士、通议大夫,谥号忠简。著有《宗忠简公集》传世。

        赏析:本文作于建炎元年(1127年)宋高宗即位之初。宋钦宗时,曾割让青河以东,以北及陕西路的蒲、解二州给金人。高宗即位后,命令不得誊播救文给上述地方,这不仅是主动承认这些地方归金所有,而且意味着宋高宗将沿袭徽、钦二宗屈辱求和、割地乞降的政策。宗泽上奏谏阻割地予金,意在激励高宗雪耻光复。文章开始,高层建瓴,从太祖、太宗创业奠基,说明高宗“入绍大统”,“固当兢兢业业,思传之亿万世”。接着便直截了当连用两个反诘句责问。特别点明“三路”乃太祖太宗“基命定命”之地,力陈割地之非。义正辞严,不容辩驳。然后是两组情理与实际的对比:首先是钦宗由于枣行苟安乞和的政策,以必胜之主客观条件和形势,竟致敗亡;其次是预料高宗会“赫然震怒”,力扭乾坤,却一依旧制,仍求偏安。作者是以徵、钦二宗的前车之鉴告诫高宗勿蹈复辍。作者捐躯报国之心光照日月,感愤激切之情风云动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9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